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体育

新疆棉花种植面积调减的背后行情资讯

2018-11-01 11:35:57

新疆棉花种植面积调减的背后行情资讯

一年之计在于春。今年的春耕对于全疆93万户棉农来说,面临着巨大考验:今年的棉花怎么种?种多少?被调减的土地种什么? 当前,国际、国内棉花期货持续低价位波动运行,今年棉花目标价格或将低于上年水平,这也就意味着,今年棉花种植比较效益要普遍低于往年。 针对当前棉花市场的新变化,今年3月中旬,自治区相关部门连发两个紧急通知,对13个植棉地州下达了棉花种植面积调减指导性计划,调减棉花种植面积466.5万亩;同时在退出的棉花种植面积中新增100万亩春小麦。这些措施意味着什么,是否能解决广大棉农面临的问题? 现状: 棉农困惑种棉风险亟待化解 尉犁县是全区棉花种植大县,全县90%以上的种植面积是棉花。 尉犁县兴平乡巴西阿瓦提村村民买买提·艾力家中有68亩地,去年全部种植棉花。“由于灾害性天气影响,去年棉花光重播就播了2次,各方面成本算下来达到每亩2000元,补贴完一算账,还赔了2.3万元。”买买提说,今年他打算尝试种植20亩枸杞。 买买提从去年冬天开始,便积极参加县、乡组织的枸杞种植参观、学习,还购买了枸杞种植的书籍学习。“现在我已经定购了枸杞苗,4月10日左右可以种植下去了。”他还为枸杞地安装上滴灌,“如果成活率高,效益也好,明年剩余的地都种枸杞。” 同样是在尉犁县,塔里木乡南海子村村民刘耀龙却不敢轻易尝试改种其他作物。他一共包了180亩地,但是都属于严重缺水、盐碱化较重的地。“这些地只适合种植棉花,棉花比较抗旱、抗碱,可以大面积种植。”刘耀龙说。 “去年主要是灾害性天气影响,我重播了三次,一次播种都到了5月27日,种地晚导致终产量每亩仅200公斤,一算账赔了18万元。”再三思量,刘耀龙还是决定继续种棉花,“这么多年种植棉花,已经有了丰富的种植管理经验,只要棉花不受灾,产量就能提高,还是能够挣钱。”他担心,种植其他作物风险更大。 广大棉农的顾虑也从今年全疆农作物种植意向调查结果中反映出来:年初,自治区农业厅对全疆农作物种植意向进行摸底调查,总体呈现“四增一平一减”态势,其中,小麦、玉米、蔬菜以及薯类、豆类等其他粮食作物种植意向面积增加,甜菜种植意向与去年持平,仅有棉花种植意向面积下降。 对于棉花种植面积、总产、单产和商品调拨量连续21年稳居全国首位的新疆来说,今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。 措施: 退棉增粮释放结构调整空间 “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是棉花市场适应新常态的必然选择。从去年情况看,虽然国家进行定价补贴,但是南北疆棉花种植水平、管理技术、集约化程度等都不同,存在一定的差异,一些风险棉区的棉农收益难以得到保障,所以还需要不断科学调整。”自治区农业厅党组书记朱岗说。 去年,在内外棉价格倒挂、棉花储备库存不断攀升的背景下,国家启动了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试点,一方面要在全国范围内取消棉花临时收储政策,价格再次由市场决定;另一方面对新疆棉花实行目标价格补贴。据测算,平均每亩补贴450元左右,但对于产量低、成本高的地区来说,收益较往年就减少了。 “今年,提出退减466.5万亩棉花,增加100万亩春小麦,也是根据风险评估、分析调研得出的结果。目的是借助调减棉花面积来稳定棉花市场,优化全疆种植业结构,确保农民收入持续增长。”朱岗说。此次调减的棉花面积主要集中在次宜棉区、风险棉区以及低产棉区,这也是全区棉花产业向优质高产田集中的一种趋势。 “退减的棉花地首先考虑抓住春季时间,因地制宜种春麦,不仅能确保粮食安全,也能享受政府的种粮补贴;其次考虑以“订单农业”为前提,改种加工辣椒、加工番茄等特色经济作物。”朱岗说,今年退棉耕地新增种植的春小麦农资综合补贴、良种补贴标准同原计划种植的春小麦同等对待,补贴标准不减;同时,未实施高效节水措施退棉种植春小麦的耕地将享受高效节水补贴。 改变棉农单纯依靠棉花种植,收入来源单一的局面,进行种植业结构的调整,各县市也正在进行不同的尝试。 尉犁县农业局党委书记艾力·买买提说,今年尉犁县选择了两块试验田进行种植业结构调整试验。其中选择水、土资源较好的500亩土地,种植花生、谷子等经济作物;选择500亩生产条件较差的土地,进行罗布麻、枸杞子种植。同时,还将对标准化机采棉种植进行补贴。 方向: 提质增效大力发展现代农业 不退出棉花种植的地区如何发展?退出棉花种植的地区又如何发展?这都将是今年我区农业发展的重点和难点。 朱岗说,首先要以开展“三个千万亩”粮棉高产田建设为抓手,稳步推进“三个千万亩”高产田建设工作的顺利开展,年内完成小麦、玉米、棉花各500万亩高产田建设任务。 “其中,棉花要以提质增效为重点,按照‘优化布局,主攻单产,提高品质,节本增效’的原则,走生产规模化、种植标准化、全程机械化、管理信息化、服务组织化的现代化发展道路,全面提升新疆棉花综合生产能力,确保国家优质棉基地地位不动摇。” “而退下来的棉花地,除了种植春麦增加粮食产量、开展订单农业外,还要引导通过复播发展饲草业,提高饲草产量,支持畜牧业发展。”朱岗说。 目前,自治区已着手启动规划和建设1000万亩饲草料基地,确保5年内完成任务,其中在南疆就要建成优质高产人工饲草料地300万亩。为此我区正在抓紧研究制定草业发展整体规划。而棉花种植面积的调减,为饲草业发展释放了空间和土地资源。 朱岗说,千万亩饲草业的发展可直接促进畜牧业发展,为自治区提出的“千万只肉羊”工程建设提供保障,形成现代化农牧业发展的综合效益。同时草业本身也有可以挖掘的产业链,开发以草为原材料的下游产品,形成价值链,成为促进农民增收的新渠道。 目前,我区各有关部门正在根据市场变化,积极引导广大棉农退出次宜棉区、风险棉区或低产棉区,改种春小麦、玉米、小杂粮等粮食作物;以“订单农业”为前提,改种加工辣椒、加工番茄等特色经济作物;结合畜牧业发展,退棉还草,改种苜蓿、青贮玉米等饲草料。促进种植业结构由粮经二元结构向粮经草三元结构转变,多渠道增加农民收入。 去年新疆棉花产量达到367.7万吨,占全国总产量的59.7%。有棉花分析师预测,新疆退减466.5万亩风险棉田,意味着2015年至2016年新棉供应量将随之下降,从长远看,有利于改善国内棉花市场供需格局,维持棉价平稳运行。

法兰式蝶阀
中心供氧
重庆信用贷款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