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健康

发红包被催婚年轻白领过年普遍怕回家

2018-11-09 18:49:56

  发“红包”被“催婚”年轻白领过年普遍怕回家

  订机票、联系拼车……虽然离大多数企事业单位放假还有将近一个月时间,但大多白领已经开始忙乎着回家的事儿了。可是,调查发现,回家本是件高兴的事儿,一些年轻的白领却开始“头痛”。原来,回家过年就得包红包、给压岁钱,这对于刚工作一两年、压根没啥积蓄的年轻白领来说,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,此外,一些单身白领还得面对父母、亲戚“烦人”的“催婚”。

  假期太短白领选择飞回家

  路程长,假期短,想要多请假几天,又得看领导“脸色”或工作安排,这是大多“白领”返家过年所面临的一个“无奈”。

  汽车,略便宜但又担心不够安全,火车便宜且安全,但耗费时间很长,于是,搭乘飞机返家过年,快速又安全,这也成了大多“白领”的。不过,机票贵,也是个不小的“拦路虎”。

  郑女士是湖南人,前年刚来厦工作,现在厦禾路一公司当文职,算是“白领”,不过,她也坦言,自己这份“白领”工作含有“水分”,即工资不高,月薪三四千元,扣除每月七八百元租定制长袖工作服/职业装/工服/工装
房费用,还有伙食、购物开销,偶尔要汇寄个千儿八百回家表“孝心”,自然,每月收入所剩无几。

  通常情职业套装定制
况下,郑女士所在公司都是农历十二月廿七放假,大年初七上班,掐指一算,顶多也就10天假期。倘若坐火车,路上至少就得耽搁个两天两夜,且人多拥挤,着实不“划算”。于是,同其他大多上班族一样,预订往返程机票成了郑女士的“决策”,早在上个月中旬,她就和济南定做服装
丈夫预订了厦门—长沙往返机票,折扣比单程的低些。

  虽比车票略贵些,但郑女士心里踏实:比起火车、汽车,飞机更准点、安全、便捷。

  1234下一页||||||很经济拼车回家越来越火

  与乘飞机相比,随着私家车的增多,今年打算拼车回家过年的白领越来越多,早在2009年底,有车一族已经开始在上发布过年回家的拼车信息。

  在集美一家台企上班的吴先生老家在三明宁化县,去年他买了一辆轿车,听朋友说现在很流行拼车回家,于是前几天他也在上发布了一条寻找“拼友”的消息。“从厦门开车到宁化大概4个半小时,而坐大巴则要近6个小时。”吴先生说,省内拼车的好处在于节约了时间,而且省去排队买票等车等麻烦。

  不但家在省内的白领越来越青睐拼车,家在省外的,也有不少人选择拼车回家。陈先生老家在武汉周边,他说,从厦门到武汉火车要开20个小时左右,而且到了年底,火车票非常难买。而如果乘坐飞机,尽管时间快,但是机票很贵,春运期间白天时段的票价要1000多元,晚上时段也要八九百元。“而且家不在武汉市区内,从机场到家里还要再坐大巴,很麻烦。”陈先生说,思来想去,他决定自己开车回家,十个多小时就能到家门口,单程费用1000多元,几个拼友分摊一下,也就几百元。

  大包小包不如包红包

  小王是江西人,大学毕业后来厦一国企工作已3年多了,除了年返家两趟之外,近这两年,小王仅在春节假期赶回江西与父母团聚。

  2007年春节,初到厦门工作没多久,难得回家一趟,小王特意到中山路一些老品牌店,挑选了馅饼、鱼干等特产。想到父母长期在农村务农,虽才刚逾六旬,但父母不时小病缠身,为给父母俩“补补身子”,小王还买了“西洋参”口服液,以及其他保健品冲剂等,足足花了千余元。

  回厦门上班前,小王不太放心一直很节省的父母,再三叮嘱:“都掏钱买了,就别舍不得了,放久了会坏掉的。”回厦上班之后,小王也就淡忘了这事,大半年过去了,待他趁着国庆假期返回老家时发现,馅饼早已吃完,但鱼干,父母却舍不得熬粥或炒菜吃,由于不善保存,鱼干表面都因潮湿而开始发霉“长毛”了;至于“广西工服定制公司
西洋参”口服液等其他保健品,父母仅仅拆喝了一小部分,理由是:“那味儿受不了,另外,没病没灾的也没必要吃那补品,要想身体壮,下地干农活更实在!”

  此后两年,每逢春节回家,小王也“懒得”准备礼品了,于是,他就很简单地给父母俩各包上一个比较“沉甸甸”的红包。小王猜测,父母还是舍不得花,可能节后就会把红包里的钱取出存起来。但是,只有这种表达“孝心”的方式,才能让父母接受,也不会“浪费”。

  红包和逼婚让白领对过年又爱又怕

  可是,在与不少年轻白领聊天过程中却发现,回家对他们来说是既高兴又头痛的事,让他们又爱又怕。

  小李去年研究生毕业在厦门一家事业单位上班,虽然家在漳州,但他很少回家,近快过年了,他开始发愁。小李说,工作半年多,工资基本只够自己花销,虽然刚参加工作不久,不过过年回家难免要准备红包,除了给侄子侄女压岁钱外,还得给父母和爷爷奶奶过年钱。“实在囊中羞涩,过年只能靠单位发的年终奖了。”小李说,估计过完年,他的钱也花完了。

  调查发现,许多刚工作一两年的年轻白领都和小李一样,对于过年回家十分矛盾。“不包红包吧,自己已经工作了,说不过去;包吧,这笔钱又有出无进,过年等于放血。”沈小姐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,她说她也一直在为过年的红包发愁。

  有人为过年红包发愁,也有人因为害怕父母亲戚唠叨找对象的事情,而惧怕回家过年。

  王先生今年28岁,在厦门一高校从事行政工作已经有三年多。他说,早在三年前他刚开始工作时,父母就开始催他找对象结婚,而且一到年底,父母就会打问他什么时候带个女朋友回家。可是,王先生一直没有遇到自己心仪的女孩子。于是这三年来,过年回家成了他头痛的事。

  “我现在接到父母就哆嗦,更别提回家了。”王先生说过年一回家,不管是父母还是亲戚,都会轮番对他进行“教育”,要他早点成家,亲人的唠唠叨叨虽是好心,却让他十分煎熬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